威尼斯人娱乐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欢迎进入!首页封面故事社会文化艺术经济视觉生活专题读者俱乐部电子阅读商城订阅
你的位置:首页 > 爱乐 > 古典音乐欣赏入门 > 无所不能先生的动物行星——圣-桑的《动物狂欢节》

无所不能先生的动物行星——圣-桑的《动物狂欢节》

【来源: 爱乐 2012年第12期 查看本期目录 】 作者:孙健 2012-12-24 13:55 编辑: 刘暮彤
『音乐片段试听』:动物狂欢节:化石   在渡过了驶往地狱的、漫长无望的阿卡隆河后,但丁来到了"人生中途"的第一站--地狱第一圈。在此,他与远离深重苦难的荷马、苏格拉底、柏拉图等伟大的异教徒们相遇并与其中几位相谈甚欢,一派其乐融融的景象既让读者甚感趣味,恐怕亦会让先哲们动容。 但对几百年后的作曲家卡米尔·圣-桑而言,如此"神遇"恐怕就是一场灾难了。 先让我们做一个恶作剧似的狂想吧:1921年,如果抵达"人生终途"的圣-桑没有直接去天国报到,而是被关进了存在主义同行、萨特笔下那所谓"他人即地狱"的密闭房间中,与拉莫、罗西尼、车尔尼、柏辽兹、门德尔松以及奥芬巴赫等几乎清一色的法系作曲家们大眼瞪小眼,想想看,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呢? 起初,几位音乐家也许仅仅会为圣-桑的多重身份感到不可思议--这位集作曲家、管风琴演奏家、音乐评论家、音乐教育家、数学专家、哲学与天文爱好者、滑稽剧本作者等等于一身的"无所不能先生",似乎没有什么是他不会做的事。但无所不能的背面也许是,没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事。于是接下来,不可思议则有可能成为不可理喻--当性格孤傲的拉莫得知自己的练习曲真被改成了"公鸡母鸡",耽于幻想的柏辽兹与门德尔松得知自己的名曲沦为了"大象滑稽舞",当车尔尼得知自己的练习曲成为了"动物表演艺术家",奥芬巴赫得知《天堂与地狱》成了"乌龟爬", 罗西尼得知自己的罗西娜成为了"骷髅头",接下来恐怕就成了古今音乐家批驳圣-桑的"狂欢节",而这位对古今音乐家名段子熟稔至极的无所不能先生,似乎亦会"满头脓包",下场"惨不忍睹"。 当然,这只是笔者的一个遐想,但这部《动物狂欢节》本身所散发的魅力,却可以让我们直视一个特别的世界,或者我们可以说,这便是属于无所不能先生圣-桑的、天马行空般的动物行星。 动物的天堂:属于作曲家与"孩子们"的动物世界 说到古典音乐世界中充满童稚情趣的作品,我们可能会想到布里顿创作的《青少年管弦乐队指南》,洪佩尔丁克改编自格林童话的歌剧《奇幻历险记》,以及梅西安的《百鸟苏醒》等等。但在这其中,圣-桑的《动物狂欢节》与普罗科菲耶夫的《彼得与狼》,就像两颗闪闪发光的夺目之星,晶莹地装点着充满了无尽幻想的乐海星空。 而当我们聆听着《动物狂欢节》与《彼得与狼》中一段段妙趣横生的动物音乐时,疑问不免也随之产生:在圣-桑与普罗科菲耶夫等人之前,是否还有一些妙趣横生的,以"动物"为主题的古典音乐作品呢?实际上确实如此,作曲家们的"动物梦"已陪伴着那些充满童稚情怀的聆听者走过了漫长的岁月。以下,笔者不妨列举几部。 早在17世纪,卡洛·弗瑞那便在他的《奇异狂想曲》(1627年)中模仿了圣-桑在几百年后的鸡叫声,而这喋喋不休的声音也感染了海顿那灵敏的耳朵,这便产生了他后来的《第八十三交响曲》,即我们所熟知的《"母鸡"交响曲》(1785年)。接下来,我们也可以在安东尼奥·维瓦尔第与莫扎特那里继续聆听动物那有趣的"多嘴"声。实际上,我们所熟知的维瓦尔第的《四季》,便有着鸟鸣与昆虫之音。而莫扎特那部知名的《玩具交响曲》,更可以称得上是圣-桑《动物狂欢节》中"大鸟笼"的"玩具版",在这部作品中,莫扎特悉心地加入了玩具布谷鸟、鹌鹑笛,其效果也十分出色。当然了,如果孩子们能稍稍在板凳上耐住性子,他们也可以听听贝多芬《田园交响曲》"小溪旁的景色"中夜莺、布谷鸟与鹌鹑的啁啾声……. 而可以说,正是在这诸多铺垫后,"无所不能先生"才形成了其奇异与幽默的动物行星--下面,就让我们看看圣-桑到底是如何创作了他的"动物大军"。 忏悔节前诉忏悔:略述创作背景 在1885-1886年的德国音乐会结束后,圣-桑在奥地利迅速完成了一部戏谑之作,这便是我们所熟知的《动物狂欢节》。事实上,惯于嘲讽的圣-桑正是借这部"动物大杂烩"暂时逃出了"严肃作曲家"的"大笼子",在宛若大森林的创作土壤里肆意狂奔。 1886年2月9日,在作曲家写给出版商杜兰德的信中,忽然神秘地宣称自己正为"忏悔星期二"这一天创作一部音乐作品。但许是这部作品有趣得过了头,甚至让圣-桑本人都忏悔起自己的"不务正业"来,实际上,作曲家此刻应为即将上演的《第三交响曲》拼尽全力才对。 圣-桑的确应该"忏悔"。《第三交响曲》的创作时间横跨1885年冬与1886年春,2月正是打磨作品的重要时期,于情于理,圣-桑都不应该在关键时刻"掉链子"。但此刻,圣-桑内心那熊熊燃烧的创作之火就像自己笔下那头不分"青红皂白"的疯狂野驴,不在古典音乐的面前撞个"头破血流",似乎就不会停下埋首的大脑袋。 1886年3月9日,即忏悔星期二那天,《动物狂欢节》在一场私人音乐会上进行了首演,并于4月2日在维尔亚多进行了第二次演出,嘉宾则包括对此作充满了兴趣的李斯特。但几场演出下来,过足了恶作剧瘾的圣-桑又开始忏悔了。这时候,圣-桑内心那沾沾自喜的肆意妄为恐怕已消耗殆尽。于是,板起脸的无所不能先生收起了狂欢的姿态,无情地圈禁了动物们--因《动物狂欢节》对作曲家的形象有损,所以在其生前不能出版演出。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一限令却对组曲中的《天鹅》网开一面,理由不难揣测:这只在狂欢边缘游走的天鹅是如此善解人意的少言寡语、举止端庄,恐怕还会对塑造圣-桑"严肃作曲家"的冠冕形象大有裨益。 1922年2月25日,在圣-桑去世的两个多月后,禁令终于解除,这部作品由杜兰德在巴黎出版。这会儿,也再没有人能阻止这群形态各异的动物们披着揶揄与恶搞的外衣一个个朝我们的耳朵奔来了。但如果我们再深究一点点--圣-桑也许从未打算判动物们"死刑",否则他为何不直接撕毁《动物狂欢节》的总谱呢?当然,设若如此,对拉莫等人来说是如此"可怖"的《动物狂欢节》,便可怖地消失在我们这个正常的行星了。
以上文章内容选自《爱乐》 总155期(2012-12-10出版) 欢迎网上订阅《爱乐》
版权声明:凡注明“威尼斯人娱乐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欢迎进入!”、“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威尼斯人娱乐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欢迎进入!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威尼斯人娱乐官网_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_威尼斯人网上娱乐欢迎进入!”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 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阅读 () | 评论 ()

评论 (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三联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 评论分享到:新浪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生活者